在外国文献中寻踪祖辈南海足迹
2016/05/25
 

  曾经驻足于祖国南端,在三亚的长滩边向更南的远方凝望阳光下的茫茫大海,满眼的蓝色,静谧的深邃。而这抹祥和安宁的蓝,却因某些国家蓄意炒作南海问题而打破了原本的平静。我们的先辈,那些最早在南海和南海诸岛生活的人们,如果看到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被某些国家提出非法主张、被侵占、被单方面激化争议,他们会如何的愤懑!  

  事实胜于雄辩,大量的文献史料都能证明南海诸岛自古就属于中国。如果某些国家认为出具中国文献是在自说自话,那我们不妨顺着外国文献的记载,来追寻中国人民在南海的足迹。  

  先来看看欧洲文献。早在1868年,英国海军部测绘局出版的《中国海之南》(China Sea Directory)提及南沙郑和群礁时写道“海南渔民以捕取海参、介壳为生,各岛均有其足迹,也有久居岛礁上的”。1912年修订版《中国航海志》(China Sea Pilot)也多处载明南海诸岛常有中国人民足迹。法国1933年出版的《殖民地世界》杂志(LE MONDE COLONIAL ILLUSTRE)写道“1930年法国炮舰‘马立休士’号测量南沙群岛南威岛时,发现岛上有3名中国居民。”1933年4月,法国人强占南沙岛礁时,发现各岛居民均为中国海南人,常年在岛上生产生活,每年定期由帆船运来食物,并运回海龟肉和海参干。  

  再来看看亚洲文献。日本人小仓卯之助1918年12月到南沙考察磷矿,并在1940年出版的《暴风之岛》中写道“三位中国渔民住在北子岛上,有罗盘针,绘制了南沙地图,标明了各岛位置和路线”。1933年日本人三好和松尾到南沙调查时看到北子岛、南子岛分别有2名和3名中国人居住。日本《新南群岛概况》记载道“中业岛有渔民栽种甘薯,旧时中华民国渔民居住于此,种植椰子、木瓜、番薯和蔬菜等”。越南《大南一统志》里对中国南海疆域有详细记载,其在描述今越南岘港占婆岛时写道“古名卧龙屿,本国与外国越海者以此为准,往返皆停泊取薪水”。  

  最后再看看其他进入南海海域的外国航海家的记载。宋时航海东来的阿拉伯人记写道“到了中、外分界的沙漠洋(今南沙海域),便见到中国的南沙群岛”。弗兰克《东印度之航海及军事纪实》记载,17世纪,荷兰船只到达菲律宾巴拉望岛时写道“抵巴拉望岛时,中国在左方出现”。  

  外国文献尚且如此详尽,更何况中国文献。就是在这些铁证面前,某些声称对南海诸岛拥有主权的国家,不但不自觉惭愧,反而颠倒黑白,频频上演“恶人先告状”和“自圆其说”的“好戏”。他们对自己老祖宗心血铸成的史实置若罔闻,却乐此不疲拿现代海洋法律制度说事,一厢情愿否定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权益。他们自以为聪明,觉得把南海局势炒得乌烟瘴气,就能从中浑水摸鱼大捞一把,殊不知明眼人都知道,这叫掩耳盗铃、欲盖弥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国人自古受教于儒家文化,遵从“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深谙“以和为贵”“和气生财”的道理。所以面对一方的恶意挑衅,我们更愿意心平气和坦然相对,因为事实和真相从来不会因时间而斑驳,只会经岁月洗礼而历久弥新。无论对方多么巧舌如簧、言辞犀利,历史不卑不亢,就在那里。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