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与间歇性精神疾患的24小时
2017/07/06
       6月15日刚上班,电话骤响!

“Consul,You have visitors from police station!”门口保安通报有警察叔叔造访!我心头一紧,十之八九送人来了!

出门查看,果不其然:2名警察、2名不认识的保安,还有一名中国小伙子坐在那儿喃喃自语!负责警员介绍说,前一天晚上,这位来自浙江的缪姓小伙子在机场候机时大吵大闹,被机场警方控制,门口的警察和保安都是机场值勤人员。从言行看,缪某很可能有间歇性精神疾病,警方希望将其交使馆看管。此时,领事部的铁门发出“通、通”的声音,警察示意很可能是缪某在踢门。

虽说大小领保案件也处理了一些,可精神病人还头一次遇到!我们立即向热心侨胞了解附近的精神病院,以备不时之需。与此同时,根据“是否送医需征求家人意见”的指示,我与缪某父亲通话,确认他的确存在间歇性精神疾病,但家人认为缪某曾多次出国并无发病状况,只要不受刺激就不会发病,希望使馆协助其尽快登机回国。

经请示同意,我们协调旅行社为缪某购买了次日凌晨6点的航班,其家人支付了费用并额外转账一千元,希望交缪某供其下机后使用。经做警方工作,缪某暂时回到机场警局,双方保持沟通。

如何保证缪某不受刺激呢?上次在机场究竟受了什么刺激?我们试图让缪某到机场附近的酒店好好休息,并请警方派员与使馆人员一同在附近协助,警方拒绝派员但同意其在警局休息室休息。

次日凌晨4点半,我带着一千元生活费赶到马尼拉机场。缪某已被护送到了登机口,远远地看见他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又坐下,左顾右盼、坐卧不宁。据警方说昨夜虽说整体平稳,但一名保安还是不幸挨了他一巴掌。距离登机还有不到一小时,这种状况着实令人担忧。

我走上去,跟他打了招呼,坐在他的身边,内心惴惴不安。这个23岁的小伙子像个小学生一样回应着我的问候,看不出他是否还记得我。我把钱交给他,他显得有些激动,一会儿把钱放到提包里,一会儿又放到裤兜里,放进去、拿出来,如此反复了好几遍。我像哄孩子一样陪他聊天,并顺便确认他的证件是否齐全。意料之中的意外,登机牌票根不见了。我一边安慰,一边帮他寻找。时间一分分过去,已经开始登机了,可是依然找不到。周围乘客好心地提醒他,警员也过来帮忙,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惶恐,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表面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告诉他没关系,赶紧劝走了警察。

约10分钟后,一名工作人员不知从哪儿找到了票根。经沟通,我被允许护送他到舱门口。乘客们缓慢地挪着,我跟他聊着天,他就那么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我,时而满眼奇怪地看着我,似乎纳闷我为什么还不走。看他进了舱门,我将相关情况和缪某的座位号告知一位空乘人员,请她关照。暂时松口气,我打道回府,祈祷他别在飞机上出什么状况。9点多钟,缪某家人发来信息:缪已安全抵达厦门,感谢使馆的倾情协助。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从事领保工作以来,遇到过的案件堪称五花八门,求助者可谓形形色色,其中因自身原因造成问题的不在少数。随着接触案件的增多,我越来越领会到“领保是个良心活儿”的内涵,明白“海外民生工程”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协助,更需要感情的投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衷心祝愿每位同胞都能开心出行,平安回家。

 

                                                                  作者:王皓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