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民间故事之民间笑话
2006/05/26

  菲律宾有许多民间笑话,但最有代表性的是各种傻瓜故事。故事以主人公的荒唐举止和想法为核心,但没有多少愚弄、欺骗的成分。在菲律宾最为家喻户晓的傻瓜故事是“胡安”系列故事—“懒汉胡安”(Juan Tamad)或“傻子胡安”(Juan the Fool),是最为知名的“箭垛式”人物。以布拉干省的他加禄人为例,他们的《傻子胡安故事》常见的情节包括了:母亲让胡安去找一个安静不吵闹的女子做老婆,胡安却把一个死了的女人带回家;母亲教导胡安:“东西变得难闻了就是死的,”母亲身上的味道很难闻,胡安就把母亲当作死人埋葬了;胡安觉得自己身上味道很臭,便用香蕉树干做成筏子,坐进去在河里漂流;一群土匪抓住他,让他做佣人,还让他不要发出声音,他煮饭时,水烧开的时候发出响声,于是他就将锅砸碎好让它保持安静;土匪让他去集市买瓦盆和螃蟹,他用藤条把瓦盆绑好运回去,而把螃蟹放到河里,让它们自己先游回家去;土匪谋划了一场抢劫,让他放风,并告诉他:“如果你发现什么东西是热的,那就是人;如果发现什么是冷的,那就是刀。”当一只蜥蜴爬到他身上,他觉得它是热的,便大喊:“有人来了!有人来了!”于是强盗们落荒而逃,整个抢劫都因此泡汤了。除了胡安这个著名的傻瓜形象,还有一类故事的主人公是由一群蠢人组合在一起,构成了更加丰富的笑料。在班加诗兰省有大量《七个傻子》的系列故事,叙述了七个傻子的各种千奇百怪的大小蠢事。大部分都较为短小,基本上是属于笑话,比如:他们去钓鱼,准备回家时开始清点人数,但是清点的人没有把自己算进去,所以他们都认为有一个人溺水了,直到一位老者告诉他们错了,他们才回去;在树林中,他们把鹿角当成了树,把帽子和米挂了上去,结果鹿带着他们所有的东西跑走了;其中一个人到井边打水,他看到了自己水中的倒影,他便向影子点头,影子也回应,结果他就跳入井中;一个傻子烧鸡,鸡毛都没拔就直接烧了吃。此外,也有少量较长的完整故事。比如,一天他们被叫去驱赶老太太鼻子上的苍蝇,冲着老太太的鼻子就打了过去,把她打死了。后来他们抬着棺材去教堂安葬她,在路上尸体从里面掉了出来,他们回去找尸体,看到另一个坐在路边的老太太,就把她当成要找的死人,硬是给抬到了教堂。而那个老太太的丈夫也很傻,听到妻子的呼救还以为是傻子们在和她开玩笑;牧师也很傻,尽管老太太不停呼救,他仍然让葬礼继续进行,说是已经付了丧葬费,所以就不能停。在回家的途中,七个傻子发现了掉在路边的尸体,他们以为那是老太太的鬼魂吓得四散而逃,跑到了吕宋岛的各个地方,就成为了今天在各个地方所见到的傻瓜。这个故事到了结尾就有了起源故事的性质,借用傻瓜故事的方式说明各地傻瓜产生的渊源。虽然不同地区的傻瓜故事在情节上各有不同,都有着各自的地方特色,但有些情节却是共有或近似的。比如,放了螃蟹或鸡,让自己回家;把鹿角当成树,把帽子或米挂了上去;把煮饭的锅打破,好让它不发出噪音。在菲律宾群岛各地,有很多不同的民族都不约而同地享用了这些非常相近甚至就是一模一样的故事母题。其他分布在不同地区的常见母体还有:将盐藏在水里;把老太太放在开水中洗澡;在一个人脸上或头上打苍蝇;吃了竹笋觉得非常好,就把自家的竹梯砍了,打算自己也做一盘;看到了十字架上的耶稣像,以为那个人被杀了,为避免杀人嫌疑,他们从此再也不敢去教堂了。在这些共性中,不难发现菲律宾各民族对于傻瓜故事在母题上有一些共同的模式,地方的特色是在这同一模式之中发挥出来的,并没有改变整体上的同一性。“懒汉胡安”的系列故事,情节丰富、内容充实、意义深刻,不仅在菲律宾家喻户晓,也赢得了世界声誉,足以和世界其他民间故事相媲美。“懒汉胡安”这个称呼已经成为了菲律宾民间文学的代名词。

摘自菲律宾华裔青年联合会2003年7月出版的《菲律宾民间文学概论》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