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菲手记•菲律宾的海之二
----朱倩撰文,牛纪涛摄影
2005/12/27

MUNTING BUHANGIN海滩

BUHANGIN海滩是我到达菲律宾以后第一个游览的海滩。和马尼拉湾的污染相比,这里的海水清得令人惊讶。

我不会游泳,却不怕水。第一次下水,便是在这BUHANGIN海滩,坐在充气的小筏子上,在海面上漂流。漂得并不远,在海水还只有一人深的地方,清澈得几乎没有颜色和杂质,我便从筏子上看到了海底盛开的珊瑚。在菲律宾,随意采摘珊瑚是不允许的。但有的同事仍忍不住潜下水,采一小朵珊瑚上来,上面居然还有仍生存着的珊瑚虫,绿色的小逗点,水灵灵的像海藻一样,非常可爱。

在翡翠般的海水中畅游(不是作者)

 

嬉水够了,便上岸来,在大椰子树下摆开餐桌,一边吃着菲律宾的特色烤鱼,一边欣赏海景。椰树上椰果累累,树下的沙滩上趴着一些晒日光浴的古铜色的欧美游客,沐浴着阳光与海风;远处的海面上,却忽然蹿出来一艘挂着彩帆的快艇,带着一帆的鲜艳,在近海上穿梭。

饭毕,又乘上游船去参观海中的一个珊瑚礁。游船的构造非常独特,一艘能坐十人的小船,狭长,船头和船尾各向两侧生出弧形的粗竹竿,从船舷伸到海面,又有两根与船身平行的粗竹竿,分别固定在两侧的弧形竹竿上。这样,整艘船便如同一只张开翅膀的大鸟,在海面上滑行。船渐渐由浅海驶入深海,海水的颜色也由透明转为浅绿,由浅绿转为深蓝,最终变成墨蓝色。海浪也稍大了,小船在海上颠簸,却仍然平稳,因为两翼的竹竿起到了很好的平衡作用。海岸渐渐远去,航线的一侧尚可看见一些岛礁,另一侧却只有一望无垠的大海了。波光粼粼的巨大的海面上,只有几艘小船在滑行,有的小船逆着阳光,只能看出一个张着翅膀的黑影。这是多么震动人心的景象啊,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了。我只觉得自己的心,化在这一片大海里,为它的宏大、为它的美妙所感动,所折服了。

菲律宾特有的螃蟹船

 

航行了约摸一个小时,便到达了我们的目的地。因为礁石较多,船无法靠岸,只得在离岸十几米的地方停下了。这里的风浪比海滩略大,海浪拍击着礁石,激起一米多高的浪花。会水的同事们或趟着水到礁岛上去,或者又潜到水里去游泳。我却被困在船上了,同事告诫我不可下水,因为风浪太大,不安全。我便趴在船舷上看海底的珊瑚,由于靠近珊瑚礁,这里的珊瑚更多、更密集,大大小小,簇簇挨挨,几乎挤满了整个海底。水性好的同事们,又潜下去观赏和采摘珊瑚了。不过这回运气可不这么好,由于珊瑚太过密集,但凡潜下去的同事,上来的时候腿上几乎都挂了许多划破的伤痕,珊瑚虫分泌的特殊液体,更让伤痕又肿又痒。呵,这也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了。

正当我趴在船舷上,随着小船的摇晃和海风的吹拂醺然欲睡的时候,同事们尽兴而返,抱着捡来的石块和海底摸来的珊瑚跳上船。小船返航了,依然如同张翅的大鸟贴着海面滑行。兴高采烈的同事们或者互相品评着石块和珊瑚,或者把换下来的湿衣服迎风撑开,不一会便被海风吹干了。大家兴奋了一阵以后,都有些疲倦,渐渐沉默下来。有个同事却忽然大喊起来,“呀,怎么沙子都弄到头发里去了,刚才也没洗干净!”大家把目光投过去,却不约而同地笑了。原来他头发里的并不是沙子,而是海水被吹干以后凝成的盐粒。

呵,这一次的BUHANGIN海滩之行,我是迷上大海了。

 

椰子滩(COCO BEACH

椰子滩,顾名思义,长满了椰树。这是一个独立的小岛,如今开发成一个度假村。

当我们坐了近两个小时的船,带着疲惫到达椰子滩的时候,迎接我们的是度假村接待处提供的新鲜椰子。椰壳的顶部切开一个盖子,插上吸管,还颇有情调地插上一枝刚摘下的鲜艳的花。我们为这小处的巧思而会心地笑了。

椰子滩的宿处,是一幢幢小竹楼。在岛上的小山上,椰林之间,满是这样一层或两层的竹楼,架在竹子搭的楼脚上,每层只住两家。窗户晦暗不明,仔细一看,才发现不是玻璃或纸,却是用贝壳打磨而成。屋里挂着竹编的斗笠和饰物,竹床竹桌竹几,竹几上放着贝壳镶饰的台灯,吊灯则藏在贝壳薄片串成的一大片挂饰里,风吹的时候沙沙地响。整个屋子有点阴暗潮湿,然而别有风致。

风云变幻的大海

 

安置好行李,便来到海边的沙滩上。这里的沙子没有BUHANGIN海滩的细致,略有一些硌脚。但沙子里埋藏着很多小石片,被海水和沙子打磨得细腻滑润,或洁白如玉,或隐隐地闪烁着金属的光泽。还有一些珊瑚的遗迹,已经化成石头,只能从它枝桠的形状上和密密麻麻的小孔上看出它曾经是珊瑚了。海里却并不能看到珊瑚。

我便没有兴致下水了。沙滩的椰树之间,别出心裁地拉起一张张吊床。吊床仍是竹编,看起来像个大簸箕。我找了一个荫凉的地方,爬上吊床去,晃晃荡荡。沙滩上趴着的,仍然是晒日光浴的古铜色的白种人。我总觉得他们特别地经晒,居然不会晒伤,变成菲律宾烤鱼。

岸上的椰林里,有一些小竹篷,竹篷里搭着竹架,用两根缆绳拴上一个轮胎,便成了简易的秋千;也有用一根缆绳从较高的竹篷拉到较低的竹篷,套上一个轮胎,人坐在轮胎圈里就可以从高处滑到低处。这自然成了度假的孩子们的天堂。

我在竹簸箕的吊床里摇摇晃晃,天色便渐渐地晚了。椰子树上挂着的圆得像椰子一样的灯便亮起来。岸上的竹榭里开始人声喧哗,吃晚饭的人们渐渐聚集了,并且有菲律宾传统的歌舞上演。月亮也升起在椰林间了,海风吹来,丝毫没有菲律宾惯有的闷热。

密林环抱的海滩一角

 

这时候海滩上也摆开了小摊,我也忍不住前去大快朵颐。炸得鲜嫩的各种蔬菜和鱼虾,蘸着特制的酱油,别有滋味。同时还提供果汁酿成的酒,味道特别且酒精含量不高,很受欢迎。一向喜欢清静的我,也被菲律宾人的快乐热情所感染了。

小吃之后,便转战竹榭,加入到晚餐的人群中。椰果、海鲜、椰蓉饭,虽然对于来自美食大国的中国人来说,并不特别美味,但是佐着菲律宾的民族歌舞,却也别有一番情趣。

夜深回楼,面对着满山相似的小竹楼,我竟在快到住处的地方迷了路。多次从邻居的楼前经过,第一次他还微笑着和我打招呼,后来便满脸狐疑了。转了几圈,才被路过的同事捡了回去。

竹楼的贝壳窗外,新月如钩。满天的清辉,应当可以照亮一枕远离尘嚣的好梦吧。

 

长滩岛(Boracay

长滩岛是旅游手册上的名字,我们平常并不叫它做长滩岛,而是直接音译成“巴拉盖”。巴拉盖是菲律宾最著名的海滩,是“世界七大美丽沙滩”之一,以其独特的细腻如面粉的白沙出名。为了保护这些珍贵的白沙,巴拉盖的机场有严格地检查程序,决不允许游客携带沙子离开。就凭这一点,也足以引起大家的好奇心了吧。

不到巴拉盖,大概不能算到过菲律宾的海滩。然而可惜的是,我还没有机会去游览。加之从马尼拉到巴拉盖的航线是小飞机,对于只有坐波音747才不会晕的我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摄影者在巴拉盖岛(不是自拍)

于是我只好在我的这篇东西里,留下一个大大的遗憾,也留下一个大大的遐想。但愿以后有机会,可以补上这最重要的一篇吧。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